2018年7月25日


父亲与包钢的燃情岁月

《包头晚报》(2018年7月25日) 16版
1959年9月4日,即将竣工的包钢一号高炉工地灯火通明。
当年以一号高炉为题材的工艺品

◎白国光

进入夏季,天气逐渐炎热起来。

大姐就给居住在唐山的父亲打电话,让他老人家前来包头避暑,颐养天年。父亲现已是78岁的老人了,身体特别硬朗,耳不聋眼不花,一直在唐山与二姐一家共同生活,40年中一直怀揣着一个念想:回一趟包头。一是与健在的老战友老同事叙叙旧,二是去趟包钢观看一下曾经战斗过的地方。当父亲再一次踏上草原钢城包头这片热土,虽时过境迁,但往事仍历历在目。

顶风冒沙见证“包钢奇迹”

1956年7月,父亲根据组织上的安排,从鞍钢调往包头参加包钢初始的基本建设。当年,母亲怀抱着年龄尚小的大姐(那时我和二姐还没有出生)随着父亲举家西迁,暂住在昆都仑河东岸职工宿舍附近简易的小房里,父亲每天凌晨夹着饭盒前往河西工地上班,母亲则在家里洗衣做饭操持家务。

包钢基地建设的选址设在昆都仑河西岸东北方向的西河楞。据父亲回忆,当年包钢基地建设的施工现场环境十分恶劣,漫无边际的沙土地寸草不生,几十里以外不见一棵树木。就是在这一片空旷的沙土地上,父亲和工人们一起吃苦耐劳自己动手搭设起一顶顶简易的帐篷,他们有时在帐篷里认真地审核施工图纸,有时顶着烈日风沙奔忙在基地建设中……

父亲从事的是工程技术管理工作,在施工繁忙的季节,他夜以继日坚守在施工现场精心地指导工人们操作,严肃认真检查每一段施工环节质量,遇见问题有错必纠知错必改,父亲对待工作就是有一股子犟劲。为此,工人们给父亲起一个外号:老顽固。但在私下里,父亲和工人们亲如兄弟情深谊厚。

工地上经常大风迅猛黄沙弥漫,刮得两米以外看不见人影,喝水吃饭都充满着沙尘的味道,施工条件令人苦不堪言。凭着任劳任怨不惧困难的劲头,通过一年多的艰苦创业,包钢基地建设初见规模,生产车间厂房大部分投入使用。

1958年4月,包钢1号高炉破土动工正式拉开激战的序幕。整个施工场面宏伟壮观,劳动高潮气势庞大,经过千余名参战职工的连续奋战,22个小时就完成了高炉基础混凝土的浇灌任务。为此,《冶金报》重点报道称其“创造了混凝土浇灌的世界纪录”。

对此,父亲记忆犹新:包钢1号高炉开始筹备炉体外壳钢结构安装,工期紧迫时间有限,全体参战工人披星戴月连续奋战了30多天,自力更生齐心协力完成了77米高自重360吨塔式起重机的制作安装,为1号高炉提前安装做好充分的准备,在安装塔式起重机发同时,工人们利用钢管支设安装分带炉体,仅仅用了28天将1号高炉炉体外壳全部安装完毕,创造全国炉体外壳安装的新纪录。10月,1号高炉三座热风炉开始安装,青年突击队每天吃住在工地,争分夺秒日夜兼程连续作战,10天之内完成三座热风炉的安装,又一次创造高炉热风炉快速安装的新纪录。砌筑工人衔接有序快马加鞭,提前15天完成炉内多种规格耐火砖的砌筑任务……1959年9月25日,包钢1号高炉流出第一炉铁水,提前一年建成投产,为国庆10周年献上一份厚礼。

随着包钢建设的规模不断扩展,父亲又辗转于包钢建设的各个施工现场,参与包钢2号、3号高炉,炼钢厂平炉和转炉及厂矿设施的建设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1970年6月,包钢3号高炉开始建设,为确保10月1日3号高炉按时投产,必须将1号高炉设计的两座煤气洗涤塔、闲置十多年的一座洗涤塔整体位移搬迁到3号高炉附近。经过技术人员和老工人反复研究精心计算,决定在洗涤塔的底部铺设钢结构大底盘支架,外加洗涤塔自重1.5倍的配重。为了保证立式洗涤塔迁移过程中的绝对安全,在塔身内部受料口锥体至直径8米处,加焊一层12毫米铁板进行加固,搬迁铺设枕木两千多根,钢轨千米,按照施工方案设置滑道,钢锭配重及临时支架等支撑物品,为了防止塔身在运行过程中发生倾斜,在塔顶设置四根托拉绳。1970年,参战工人利用75马力卷扬机和120马力拖拉机向前缓行位移,283米的距离整整位移5天,终于将洗涤塔安放在3号高炉的设计位置,创造我国冶金建设史上的奇迹。建设包钢3号高炉仅仅用了150天的时间,创造高炉建设史的新纪录。在施工期间,包头市36家兄弟企业单位全力以赴的大力支援,参加义务劳动的解放军、工人就达5万多人。

故地重游回想“燃情岁月”

1975年,我们全家省吃俭用,父亲终于骑上永久自行车去上班了。1976年7月28日,河北省唐山市发生7.8级强烈地震,当年年8月,单位派出1500余人施工队伍赶赴唐山抢修钢厂,父亲这一去就在唐山安营扎寨生活工作40多年,直至退休。那年,因为唐山地震居住环境特殊,刚满10岁的我跟着大姐也留在包头生活(大姐在包头早已成家),二姐随父母亲迁往唐山。

往事如烟,光阴似箭。父亲来到包头的第三天,我们驾驶着私家车沿着钢铁大街一路向东进发,苏式建筑结构的钢32街坊、维多利商厦(东方红俱乐部原址)、几经装修的包百大楼、八一公园、包头宾馆、万达广场(包头体育场原址)、北京华联(包头棉纺厂原址)、包头广播电视台、劳动公园、包头市第一工人文化宫……当我们行驶在笔直的建设路上,父亲看到沿线经过的赛汗塔拉公园、奥体中心体育场、会展中心、包头大剧院……他百感交集感慨万千,想当年这是一条漫长的土路,如今变化太大了,真的不认识了。父亲在包头东站广场上踱着步,不免感慨地说,当年我和你妈就在这里下的火车,还在站前小旅馆暂住了一宿,你大姐哭了一夜……

父亲来到包头第五天恰逢星期日,心里惦念的第一件事,就是前往包钢厂区转一转,看一看他和他的战友们曾经参与包钢建设夜以继日艰苦奋斗的地方。

早晨8点,我陪同父亲准时来到包钢宾馆门前,同游客们一起参加包钢工业一日游活动,在影响包钢几代人《草原晨曲》悠扬的歌声中,我们乘坐旅游大巴车向着包钢厂区进发。

在包钢会展中心的厂史馆,看着宽大的展板上呈现的一张张历史照片,父亲情不自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一把铁锹、一根钢钎、一件磨烂的工作服、一顶柳条编织的安全帽、一个磕掉漆的搪瓷缸子,一个竹编的暖水瓶、一个挂满垢斑的铝饭盒……一件件老旧物品,就好像父亲当年使用过的,父亲手扶展台站立了好久,双眼湿润沉思无语。当旅游大客车停靠在包钢1号高炉附近的停车场,父亲不顾其他游客的劝阻第一个跳下旅游车。父亲站在一片开阔地抬头仰望1号高炉高耸的雄姿,长久地沉思浮想联翩。他参与建设的1号高炉施工现场,已成为一号高炉游览广场,宽敞的阶廊和漂亮的花坛所用材料都是从2号高炉拆下的废旧部件组装焊接,形成一处独特的钢铁风景线。

在老式蒸汽机车展示区,一台台重新披挂新装的运输蒸汽机车,整齐地排列在宽敞的展区内,面对前来参观的游客就好像默默地讲述辉煌的昨天。父亲触摸着车轮,深有感触地说,就是这台蒸汽机车拖着第一炉火红滚烫的铁水从我们的身旁经过。导游小姑娘说道,当时的包钢还成为“五四钢铁厂”,这台笨重的老式火车头,还是苏联支援包钢建设从西伯利亚赶来,用青春的朝气和火红的炉膛,贡献了自己的一生。今天,它们光荣退役,仍然站立在铁轨中央,每一台蒸汽机车都成为包钢历经风雨的见证人,仿佛就是一个个满头鬓发的老人,注视着草原之上的钢铁之花一步步驶向新的历程。

父亲并没有被授予劳动功勋,但是他那忙碌的身影以及走过的足迹,也是包钢建设史上艰苦奋斗一个值得回忆的片段,记载着风雨兼程勇于进取的精神。

站在昆都仑河中桥,回望包钢60多年来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,父亲十分感慨地说道,这就是我念念不忘的包钢,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包钢。在包头这片熟悉的热土上,父亲终于实现人生最大的夙愿。